更多服务
管理者领导力提升源于对权力理性反思
作者:admin 来源:邵东人才网、邵东 日期:2012-06-08 浏览
权力意味着什么?马克斯-韦伯给出的解释是权力意味着在一定社会关系里哪怕是遇到反对也能贯彻自己意志的任何机会,不管这种机会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帕森斯则认为权力是一种保证集体组织系统中各单位履行有约束义务的普遍化能力。笔者的理解是权力意味着可以使我们获得想要的东西,并能防止不想要的东西出现。但更喜欢一位古希腊贤者的一句话:“衡量一个人的尺度就是给他权力并看他利用权力做什么。”
       尽管从人类社会产生部落开始,权力就成为争相获取的对象。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文明的演进无不是充斥着权力欲望一部历史。权力最显著的象征无疑是君王,因此,帝位的争夺成为一场场不可避免的斗争,中国历史上的楚汉之争、诸吕之变、宦官专权、司马懿诛曹爽、候景之乱、杨坚篡周等无不是权力之争的典型。在追求权力的道路上,弑父杀兄、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过河拆桥等种种有违天道伦常的行为居然在权力的欲望之下成为家常便饭,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来,唐朝一直是国人的骄傲,但所谓的贞观之治也无法磨平玄武门之变的兄弟相残,辉煌诚然但因为权力角逐残酷亦然。
        需要强调的是:“权力这个词是中性词,就像一把刀,既可以用来切菜也可以拿来砍人。”一味的去指责权力的做法也是有失偏颇。比如很多时候只要是组织做事情,没有权力真就无法达成。但时至今日,我们谈论权力的价值和意义不在于权力本身,而在于对掌管和行使权力的人理性的考量。
        或许,很多人并不以为然,觉得权力离自己似乎很遥远。其实,今天谈的人都是社会的人,都分别从属于不同的组织。比如,往大了说你一定属于某个国家,属于某个省,某个市,某个县,甚至某个村。往小的说,你只少属于一个家庭,一个家族。或者属于一个部队或者某个单位。因此,当我们觉得很遥远,其实我们正在其间。权力并非存在真空里,而是实实在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在深入讨论之前,有一个要点需要指出,本书探讨的权力绝不是为领导之类的人士所专有,而是普遍存在于大众视野的“权力”。
       尤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了高校接受高等教育,这正催发者新的一代人对权力的追求,因为这些人从毕业后越来越意识到权力不仅仅属于政治,更多的时候属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比如,大学毕业后会慢慢发现,公司薪水最高的都是些拥有权力的领导,因此,自己就努力的加班加点,也是希望有一天能走上领导岗位。于是权力逐渐走入他们的生活中和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不断的演绎着。
       现实是一方面每个人都追求权力,但未必都能得到权力;另一方面,得到权力的人未必能管理好权力,用好权力。尤其对于企业而言,权力背后就是成本,它不像政治权力那样依托丰厚的资源,甚至有时候权力运用不当就会导致企业的破产。因此,企业权力的运用更是如履薄冰。但是,如果你下意识的知道,对于一个实现有效管理企业组织中,对权力的运用是关键因素的话,那么对接下来的有关权力的反思,对你才会产生无与伦比的价值。
        权力在企业中,被认为“谁说了算”。但笔者认为,单一的权力只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糟糕局面出现。谁说谁都会说,很多时候,我们会不断听到,“让谁干谁就行,不行也行”真相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根据笔者认为:“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权力运用方式,什么样的权力运用方式就注定结果也大相径庭”。这里面包含了对权力运用的四点反思:
首先,权力与目标匹配。当权力遭遇与目标不匹配,则会发生权力私用和推卸责任、人浮于事等不良后果。很多企业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没有明确的职位说明书,即使有的也都只是一个摆设,根本无法看得清楚各部门及领导权限分工。或许,可以理解成除老板外没有权力,又可以理解成权力无限大。唯一能确认的权力其实只有一条,那就是老板最后的追认,但其具有很强的时效性,这次追认,并不代表下次老板会继续认,再者很多企业老板朝令夕改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因此,这种不确定的状态导致权力根本无法与目标匹配。
其次。权力与能力匹配。当权力遭遇能力不足时会发生因权力无法得到有效驾驭,而导致要么不作为,要么权力被滥用或越权频频发生。一家制药企业,老板因为经常参加高校的MBA班、总裁办研修,结识了一个MBA刚毕业的小伙子-武,因为通过一段时间交往,老板很赏识武,于是就邀请这位刚毕业的武到公司来,在安排职位时,与公司管理层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老板想着这么高的学历来公司不至于屈才,把武想安排到总裁办当副主任,但是总裁办主任倒是建议先到业务部门试试看看。最后的结果是老板直接让这个小伙子武干上部门经理。该企业是一家拥有20多年历史的老企业,慢慢的小伙子开始感觉到了危机一步步逼近,但刚毕业的他哪里见过这阵势,一下子就不知所措。陆陆续续接下来的两个月帮别人不但背了不少黑锅,还因为搞不清权限与另一个部门经理势同水火,但自己的下属不但不领情,还都冷漠的等着看好戏,终于当部门几个人都站到老板面前让老板在他们之间做出选择时,老板只有无奈的让武离职。
其次,权力与程序匹配。当权力遭遇与程序不匹配则会发生权力行使恣意妄为,因监管处在真空会导致权力滥用或越权、权力私用和推卸责任、人浮于事等境况。在企业的管理中,我们发现很多时候根本不知道权力应该授予给什么样的人,大家只是简单的把被授权者标准列为“才”“德”。即德才兼备者;有才无德者;有德无才者,无德无才者。这点还被一些教授、学者解读的不亦乐乎。但笔者认为,不管谁来行使权力只有好坏之分。授权之初就应按照“坏”结果来重点作出安排,其次,安排“好”结果。比如,出现了不好的结果该在何时解除授权?该派谁去协助此项授权?有无可替代人选?在一定时候如何收回授权?如果这样的话我该如何行事?等等,好的结果,则需要考虑:“此人完成后该如何处置此次授权?哪些环节成功是基于此次授权?干成这件事方便起见还需要哪些单独授权?”综上所述,经常挂在嘴边的德才之辩只是权力授予的一个环节,正确的运用权力,还得依赖于系统的程序路径,因此,权力和程序的匹配是权力有效行使的应有效果。
最后,权力与责任匹配。权力和责任是一对孪生兄弟,此消彼长,均衡存在。当权力运用遭遇责任缺位时,权力就顷刻成为无限大会不仅会带来上述三者消极影响,严重者还能颠覆组织。这点结论的得出是源于组织本身的价值。比如,一个组织的诞生都有其使命,政府也是一个组织,其主要的存在价值是服务公众。比如,沿海发生洪涝灾害,政府就积极组织救援,还对公共设施、秩序、安全等作出各项安排。从服务性政府观点来看,权力只是公众为政府授予的一般手段,用来谋取公众的秩序、幸福。换句话说,你可以把政府看作你们小区的物业部门。如果政府拿这些权力来侵害公众的利益,背离了服务公众的目标,那么,这种权力合法性就受到质疑,因此,权力必须和责任相匹配,这样权力才有了合法的来源,才不会被质疑。但是如果政府和公众都忽略了责任的存在,那么,政府的权限就可以无限的扩大,公众的诸多权益必然受到侵害,自己磨得刀却还是伤到了自己,这也是公众不想看到的。
       或许,你已经看到过关于“权力”一类书籍和文章,比如哈尔-济宁的《管理》、邓耐普《平庸的企业》、安东尼-杰《管理和马基雅维利》或者罗伯特-汤森《依赖组织》汤姆-彼得斯《追求杰出》等等。他们都在要么极力的鼓吹权力的好处,倡导领导人的绝对权威,要么高喊着授权的口号,主张授权给工作人员。但是,如果你身在商场并有过几个年头的管理经验,那么,就可能发现这两种方向都是失败的。未来的你会慢慢理解到权力的使用不当是问题的核心。
       很多企业的老板和职业经理人一度热衷沉迷于权力,这本合情合理,尤其是一些民营企业家,多年的打拼创下的企业,这种血泪代价反而仅仅增强了对企业的控制欲,却搞不清领导的角色。一方面,企业花重金聘请了管理人员,另一方面却不能赋予管理者一定的权力与其承担的职责匹配,这就导致了整个管理层因为缺乏必要的权力而成为摆设。笔者曾基于此写过一篇《管理层是一个企业最大的成本》从成本的角度专门论述了管理层的现状及对策。笔者认为,领导权力严格来说是职权,是因为组织目标实现的需要才赋予领导职位的人一种权力。因此,一方面,我们可以认为处在一定职位具有权威角色的人就是领导,这种领导不管有没有头衔,领导别人的人才是真正的领导者。 一个领导者一定是出于管理的需要才被赋予的权力,按照这种逻辑,每个人都是领导者,都对自己的工作行使职位权力。
     回归到人本时代,以上观点的提出可以看作是对旧有的管理学说重塑,因此,掌握权力的领导者、管理者,你的权力不是管理“人”,而是管理人所从事“工作”,不管处在管理层次的那个级别,都不应该运用权力借以耀武扬威,恣意妄为。下级与上级间的不是逢迎,屈膝,而应该是礼貌、礼仪,最高层的管理者也会慢慢明白,下属对绩效的超额完成,远比旧有的权威带来的利益享受的自在。
       综上所述,现代的企业组织追求正如几百年前伟大人物对政府的渴望一样,杰弗逊曾讲“不是通过权力的巩固和集中,而是通过权力的分配,才造就一个好的政府!”。企业亦然。